没有蠢到去捅美国牛仔的菊花结果被两颗大胖子

在大洋彼岸溜达了一大圈的刘浪当然不光是获得了自己最想要的巴祖卡研究资料,他还即将带回三十万根各式枪管。
 
    美国牛仔被称之为世界第一工厂不是没有道理的,春田兵工厂虽然差点儿没倒闭,但技术绝对是一流的。他们根据刘浪所要求的口径制作出来的样品拿过来给刘浪过目后,刘浪也不得不感叹。
 
    别说现如今中国的工业远远不如这帮靠着发战争财站在全球第一的蓝眼珠们,就是未来共和国也在其后追赶了八十年还在苦苦追赶,人家那基础工业比中国起步早了一百多年绝对不是白来的。
 
    不管是从无缝钢管的强度还是膛线加工工艺上面,独立团那个小作坊青龙机械厂跟人家比,还真就是个小作坊,哪怕有刘浪这只来自八十年后的胖蝴蝶,也没拉近多少差距。
 
    工业,可不是靠上下嘴唇一碰说个新鲜想法就能突飞猛进的,那靠的也不光是你能拥有多少先进的车床设备和炼钢设备,靠的还有上百年的技术积累和传承,那都是这个时代的中国所不能具备的。
 
    就这区区的枪管,至少要比独立团所出的枪管能持续射击子弹数量高四分之一。可别小看这四分之一,战场上,能多坚持一秒钟,结果就有可能是敌人死,你活。
 
    至于说航空制造业的大佬罗罗公司,从现在看来,恐怕更多的是为未来之中国之用,现在刘浪还没贪心到能成立自己的航空兵。那可不仅仅是钱和人的问题,你一个小小的步兵团就敢联合大商家搞自己的航空兵,你想做啥子?
 
    是不是想乘着日本人来捣乱之机浑水摸鱼学李自成打入北京自立为王?别说光头大佬会这么想,恐怕独立团的上上下下都这么想。
 
    他们当然是不知道刘浪来自未来,也不知道刘浪的梦想,更不知道刘浪压根儿没有所谓的争霸天下的心思只有在这个异时空中努力的想减少一点华夏民族的伤痛,努力的想替自己的民族争取一些在这个星球上崛起的时间,而不用持续那么久。来自华夏这片大地上的黄皮肤们在这个星球上已经被人看低了太久,他们需要在土地上都有挺起胸膛昂然告诉人,我是中国人的豪气和傲气。
 
    是的,这就是刘浪的中国梦,虽然让很多人会觉着有些傻,但刘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民族的崛起就是他的毕生梦想,一个小人物的梦想。
 
    但是刘浪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未来设想很快就会用上了。
 
    除了刘浪和范大少陈运发三个中国人,属于罗斯家族直系的美国表哥很礼貌的被协胜堂的人送回了酒店,原因很简单,这是属于华人们的时间,哪怕他对中国话并不是很熟悉,但看着他在这里,总是很别扭。
 
    美国表哥相当配合走就走,绝对没有耍公子哥儿脾气。
 
    他可没想到今天想给某胖下套竟然还给某胖带来了三百万美刀的收入,当然,这都是次要的,美国表哥甚至都没因为下套不成反而给某胖增加收入郁闷。因为,自从亲眼看到某胖凶残无比的将那个蠢蛋日本高手差点儿没打成一坨翔,美国表哥就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和这个披着人皮的魔鬼置气了,那完全是自个儿找死的节奏。
 
    美丽的表妹很,但若为生命顾,爱情诚可抛,西方人对待生命至上的观点可和东方人不太一样。
 
    上菜的间隙,刘浪应上官清河之邀,大略讲述了中国的长城抗战。刘浪并没有刻意夸大独立团的战绩,甚至很轻描淡写。因为长城之战从战役的角度上来讲其实是失败了,独立团所赢得的战术上的胜利根本不足弥补那个大窟窿,占据了热河的关东军随时可以出兵捅穿中国北方已经不设防的柔软腹部。
 
    曾经的时空中正是这样,1937年,悄然增兵的关东军以近十万人一举将同样陈兵十余万的宋哲元所部一举击溃。如果中国能有热河这个缓冲区以及长城这道天险,日本人想进军华北,可是要付出巨大的伤亡。
 
    长城之战已经说明了这一点,虽然军械不如,训练不足,但中国军队也不是说就是窝囊废一打即溃,无论是战果最突出的宋哲元第二十九军所部还是声明不显的晋绥军亦或是想保存实力但更想保家卫国的中央军二十五师等等,都在这场大战中表现出了足够的战斗力。
 
    如果不是刘浪知晓他会拥有这些战友,就算是再怎么想保家卫国,也断断不会踏足长城的,那可彻底将二千五百弟兄带上了死地。因为刘浪知道,长城虽败,但中国军人的气节并没有败。
 
    如果在这一场局部冲突中中国军队就毫无招架之力,未来的全面战争几乎都不用打了。什么都可以不如人,但保家卫国舍生忘死之精神上只要不丢,中国不但能抗八年,甚至可以抗十年十五年,直至将日本彻底拖垮,哪怕他们的高层没有蠢到去捅美国牛仔的菊花结果被两颗大胖子炸弹炸成了麻花,哪怕他们将全国之兵力都投入到中国战场。
 
    刘浪依旧坚信,只要敢抵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谁能征服中华民族这个伟大的民族。因为,在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有太多终究会闪耀历史星空的真正中国人,哪怕他们曾默默无闻的死去,哪怕他们从不曾为人知晓,但只要他们存在,中国,就会在。
 
    包括眼前的这帮被称之为黑**帮刀口上拭血求生活的华人帮派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的华人帮众们,当刘浪讲述到蜚声美国的七名女战士的由来,那帮街头混战被砍开一尺长刀口都龇着牙学关武圣的街头混混们集体眼含热泪黯然失语。
 
    原来,那
    这让刘浪有种到了香港古惑仔电影里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是抢地盘收保护费,而是为万里之遥的祖地而爆发出的怒吼。
 
    这一夜,错以为自己回到中国的刘浪喝的很嗨,七八十个人每人一海碗的敬酒,就算是刘团座酒量早已在独立团内部被悄然称之为酒桶,也有些吃不住,彻底醉倒了。
 
    当然了,陈运发一看这阵势,自然是滴酒不沾。不显山露水的陈运发看着除了个子够大,倒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被坚决的拒绝了几次之后,华人帮众们也就没在强求。
 
    范大少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再一听说范大少就是近来声名鹊起的卖磺胺药的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副总,协胜堂的高层们更是热情似火,搞不到加州总代理,弄个三藩市代理也成啊!
 
    来美洲大陆的华人们可不光懂抱团打打杀杀占地盘,这生意方面也是门清,尤其是这帮祖辈大部分都是擅长做生意的粤省和闽南为主的华人们。
 
    可怜的范大少就没撑过半轮,就歇菜了。
 
    足足睡了一天的刘浪在第二天傍晚见到了从纽约赶过来的洪门大佬,那个在共和国历史上都鼎鼎大名的海外商人。
 
    从而开启了刘团座此行美国最的一幕。
 
    当然,这一切竟然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而造成的,恐怕这是刘团座和洪门大佬都未曾预料到的。
 
 第772章 美国大佬
 
    一个已经花甲之年,留着一把花白络腮长髯依旧满脸红润穿着式青色长袍犹如邻家老爷子的老头儿笑眯眯地看着刚起床漱洗完毕的刘浪。
 
    刘团座有些蒙圈,这位老爷子,咋笑得如此“慈祥”呢?像看着自己的孙子。
 
    刘浪敢肯定,自家老爷子绝对没有海外的一个爹。
 
    “我叫司徒羡意。”白胡子老爷子笑眯眯地很直接的自报家门。
 
    “司徒美堂是你什么人?”刘浪猛地睁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