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很认真的在要几个日本人的胳膊而且就在这大

又过了片刻,等擂台全部清洗完毕,主持人用英语高声宣布:“下面,有请来自东瀛的武士千叶东一郎。”
 
    也许是周大鹏说的那个原因,华人主持人并没有对即将出场的东瀛刀客做什么详细的介绍,也算是一种有意无意的压制吧!至少在形势上是这样。
 
    要知道,从资料上来看,这位名叫千叶东一郎的刀客可真是太有来头,一刀流门徒,岛国实力最庞大的半民间组织黑龙会第一高手,就算是在整个日本武术界,也绝对是能排得进前五的存在。
 
    或许比不上刘浪曾经碰到过的源义宏刚日本青年第一人的名头响亮,但在实力上或许悠有过之。
 
    刘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往往是刘团座想杀人的时候。当年,他就是这样带着十几个残兵对着数十名日军进行反冲锋的。
 
    是的,就是刘浪,也没想到,来唐人街玩耍竟然会碰到如此一条大鱼。黑龙会第一高手,在日后的中华大地上也不知道造了多少杀孽。今天既然让他碰到了,那就不必回去了。
 
    此人,非杀不可。
 
    随着主持人的高声喊话,光柱照在休息室的门口,一个中等身材的倭国人怀中抱着一把武士刀,缓步走向擂台。
 
    这个倭国人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赤着双脚,身上穿着白色宽大的麻衣,头上的短发用一根布带系住,上台后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俄国战士。
 
    丝毫没有因为身高比他高上近一个头的对手的大块头感觉有丝毫的畏惧,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位也不是什么庸手。
 
    这个世上绝对没有人在亲眼看到尼古拉斯凯撒将凶猛的泰拳王差点儿没撞碎的惨状后没有足够本事还能如此淡定的,那是傻子都不会做的事儿。
 
    那个倭国人虽然看着很装逼,但绝对不是二傻子。
 
    “诸位,对战双方已经做好准备,给大家最后三分钟时间投注,双方资料写得已经很清楚,请各位尽快。”主持人继续说道。
 
    不过,洪运拳馆的人恐怕有些失望了。
 
    虽然最重量级的两位拳手已经上了擂台,但所有人的心思显然没放在台上,而是台下。刘浪拿出来的那张号称能随时支取五百万美金的支票实在是太夺人眼球了,这里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想开开眼,见识一下这张前所未有的大额现金支票。
 
    时间一点点流逝,在众人的期盼眼神中,散成山终于又跑了过来。
 
    看他脚步完全没往日凝实有些虚浮的模样,仿佛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难不成,那张支票竟然是真的?很多人脑海里浮出了一个令自己不可置信的念头。
 
    包括几名日本人,眼睛不自觉的睁大。
 
    “我刚才已经致电三藩市摩根银行分行行长布莱恩先生,经他亲口证实,这张支票的确可以随时支取五百万美刀现金。”散成山看着貌不惊人的胖子同族,艰难的舔了舔嘴唇,“并且,布莱恩先生承诺,如果支票主人需要,三藩市摩根分行将会连夜筹款,将五百万美刀现金送至唐人街。”
 
    现场没有惊呼,反而是死一般的沉寂。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中国人?不仅拥有着一张随时可以支取五百万美刀现金的支票,还能让人家摩根银行连夜筹款送达,这是买了人家摩根银行的意思?
 
    他们还真是没想错,刘浪现在虽然还不是正儿八经的摩根银行大股东,但只需要半年后摩根银行改股份制,那说他买了十分之一的摩根银行也不为过。
 
    “骗人,你们中国人一起联合起来骗人,这样低劣的故事,我们是不会信的。”龟田一郎一跳老高,一张丑脸狰狞无比的怒吼着。
 
    “龟田先生,请你说话注意分寸,我洪门子弟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不妄言。否则,千叶东一郎先生未必今天就能登上这个擂台,黑龙会又怎样?很了不起吗?在这里,是我们说了算。”散成山脸色猛地一沉,冷冷地说道。
们主子死在擂台上以后再收,但现在,先把胳膊给我吧!”刘浪咧着嘴微笑道。
 
    露出的一口白牙却让在场的人们心里集体一寒。
 
    刘浪这副表情告诉所有人,他,是很认真的在要几个日本人的胳膊。而且,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不,在没看到五百万现金之前,我就没输,你们这样做纯粹是作弊。”龟田一郎脸色惨白着硬顶。
 
    这位现在也知道,他有九成是赌输了。但赌徒的原则从来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在没见到五百万现金之前,他是绝不会认输的,那输的可不光是钱,还有胳膊啊!换成谁都得死抗。
 
    虽然依旧是那么不要脸,但围观的吃瓜观众们这次却是很认同死扛不认输的龟田一郎的观点。都是赌徒,不见到花花绿绿的钞票前就认输,那怎么可能呢?
 
    “刘先生,可否给散某一点面子,等这场搏击赛比完,我拳馆会将五百万美刀亲自奉上,这几位的胳膊您随意处置。现在,您先把这张支票收起来,先开开心心的玩着,您看如何?”散成山脸上闪过一丝难色,也在一旁说道。
 
    如果最后一场搏击赛不赢在场的赌客们一笔大的,洪运拳馆想现在就拿出来五百万美刀现金,那无疑也是痴人说梦,除非把库存的黄金都拿出来凑数。
 
    “行,那就给你老散一点儿面子,我先来看俄国人虐小鬼子。”刘浪根本没伸手去拿散成山手里诚惶诚恐轻轻捧着生怕给弄坏的现金支票,随口说道。
 
    什么叫高山仰止?这就是。
 
    周大鹏看着牛逼闪闪的中国胖子老乡,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特么这就是一尊神,大神,大大神。
 
    带着五百万现金支票到处溜达的人,除了大大神这个称号,没有更适合他的了。
 
    PS:竟然有童靴质疑风月人品,风月再次重申一遍,4月的某两天每天十更,合计二十更,只有多,绝不会有少,如果没有,风月直播吃。。。。。。。还有,很快就会回国了,波澜壮阔的大战即将开始,诸位看官只管再耐心等等!
 
 第764章 浪团座要坐庄
 
    “支那人,你就那么肯定千叶大人会输给俄国人吗?要不要再跟我们赌一次?”龟田一郎令人讨厌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不赌,老子都把你们裤衩都赢过来了,你们还拿什么跟老子赌?”刘浪一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周大鹏闷笑。胖子老乡真是个很理智的人,赢一场就再也不给别人任何机会。
 
    看着在场中国人满脸揶揄的脸色,自取其辱的龟田一郎的脸再度变成酱紫。
 
    “嘿嘿,支那人,我们是没多少钱跟你赌,但我可以拿支那人的命跟你赌,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在进入支那之后,少杀一百人。”龟田一郎却没放弃,突然阴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