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都可以想到家族中那些大佬的怒火那到时

  刘浪三人猛然回头。
 
    龟田一郎的阴笑猛然僵硬,在那一恍惚间,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只霸王龙盯上,仿佛下一刻,就会将他撕得粉碎。
 
    周围能听得懂中国话的洪运拳馆的人也都恶狠狠地看向这个敢如此大放厥词的日本人。
 
    真是好大的口气,拿中国人的命来赌。
 
    “你知道不知道,或许因为你这一句话,我会用一千个倭寇的脑袋垒起一座京关登上你们的东京日报?”刘浪森然说道。
 
    一股寒意从龟田一郎的脑袋直下脚底板,虽然坚持认为这个胖乎乎的中国人说话很可笑,但龟田一郎和他的同伴们却集体有种预感,那个胖子真的不是在说笑,他说做,仿佛就一定会做到。
 
    龟田一郎当然不知道,因为他这一句话,刘浪果然在日后践行了这个诺言。被关东军上下称之为中国野兽上校的他甚至亲自拍好了照片,将那座由日军脑袋构成的中国“古建筑”的图像送给了日军间谍,并书写了他如此做的原因。
 
    龟田一郎的家族差点儿没被日本本土居民给骂死,骂龟田家的死鬼因为一己之私招惹了那个中国恶魔,让一千英勇的大日本帝国勇士的灵魂无法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
 
    在日本,一位武士的头颅被砍下,是无法见到他们的神的。
 
    “怎么样?中国人,你敢不敢赌?”龟田一郎强忍着浑身的寒意和蓬勃的尿意强自镇定的说道。
 
    “我不跟即将要死的人赌。”刘浪眼神冰冷的缓缓摇头。
 
    如果不是这里美国人众多同时又是洪门罩的场子,他会当场一军刺刺穿这个敢如此大放厥词的日本人的脑袋。他那句话,让刘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曾经时空中在南京号称百人斩的两个日本恶魔。刘浪自穿越回这个时代,就无时不刻不想先行剁掉那两个狗日的脑袋。
 
    “哈哈,支那人,无论你们承认还是不承认,弱小的支那人迟早有一天会在我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枪口下颤抖,你连跟我赌的勇气都没有吗?可怜的支那人?”见刘浪依旧不应战,龟田一郎有些嚣张起来。
 
    “赌可以,但我不要别的,只要在场所有日本人的脑袋。”刘浪缓缓开口道。
 
    “哈哈,所有人的脑袋,你认为千叶大人会同意吗?可笑。千叶大人可是我黑龙会第一高手,有谁能在他面前动我们大日本帝国子民一根毫毛?”龟田一郎突然大笑起来。
 
    “千叶东一郎,又算个什么东西?”刘浪的眼色愈发冷得像冰。
 
    “哈哈,支那人,只敢用嘴吗?有本事,你们支那人上擂台去跟千叶大人对战?我问你们,谁敢?有那个支那人敢?”龟田一郎环首四顾,趾高气昂。
 
    一片沉寂。
 
    不管是洪运拳馆的护卫还是侍应生,都不由自主地躲开嚣张日本人的目光。他们当然都想痛扁眼前这个日本人,但是,要和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千叶东一郎对阵,他们都自承没那个能力。
 
    黑龙会第一高手,可不是白得的,洪门两个双花红棍都和他较量过,都宣告败北,这是洪门内部的秘密。要不然,也不会把强如尼古拉斯凯撒都排在了他的前面,而把日本刀客做为压轴拳手了。
 
    “扑你母的日本人,老子就敢。”周大鹏怒气冲冲地冲龟田一郎挥动着手臂。
 
    “支那人没人了?让一个小小服务生去送死?哈哈。”龟田一郎露出一口黄牙,愈加的嚣张。
 
    一只手轻轻抚上因为愤怒脸色赤红恨不得喷出的气都是赤红的周大鹏的肩膀,一股巨力将年轻气盛的周大鹏生生按在了座椅上,刘浪金属质的声音响彻全场:“诸位,今天我来坐个庄,不知道诸位有谁敢来和我赌一赌?我,来自中国的刘浪,赔率10赔1,若压我胜,压10赔1,投注金额10万美刀起。日本刀客千叶东一郎,赔率1赔10,压他胜者,压1赔10。投注金额同样10万美刀起。”
 
    范子冉毫不犹豫的将刘浪的话大声向周围翻译。
 
    一时间,不管是美国表哥还是美国赌客或是洪运拳馆的华人侍者,全部呆若木鸡。
 
    这个胖子中国人,是想做什么?抛开洪运拳馆自己坐庄已经很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压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拳手?更坑的是,看他这赔率,完全是逼着大家伙儿去押日本人的节奏。就算是个傻瓜也会去押日本人的吧!
 
    美国表哥的一张脸,差点儿没成苦瓜。
 
    他万万没想到,坑胖子之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中国胖子无论怎么输钱都没关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中国胖子可不能死,他可是知道中国胖子对于家族参股的中国公司是有着多么大的影响力,如果他完蛋了。他甚至都可以想到家族中那些大佬的怒火,那到时候他将如何自处?最大的可能,他这个始作俑者,会被踢出继承人之列。
 
    该死的冲动型胖子。。。。。。想起那个可怕的后果,美国表哥的脸都是绿的,而且是绿苦瓜。
你可别冲动,千叶东一郎是黑龙会第一高手,就是在日本武术界,都是能排得上名号的高手,我洪门两名双花红棍都败在他的刀下,你千万要三思,我可以向你保证,龟田一郎的命是你的。”散成山脸上一片骇然,忙劝道。
 
    龟田一郎的脸也是绿的,他没想到,这个中国洪门的中层竟然已经决定了他的生死。当然,更让他心里发寒的是,他很清楚这个势力甚至比帝国黑龙会更强大的中国帮派想杀他比按死一只小蚂蚁更轻松,尤其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他唯一的生路,就是让中国胖子继续往作死的路上前进,唯有那样,他才能活。
 
    一个死人,是没资格让中国帮派用他的命送给他当礼物的。
 
    “千叶大人,有支那人想向您挑战。”已经彻底豁出去的龟田一郎扯起嗓子冲擂台上如同泥塑一般根本不为场外纷争而有丝毫动作的日本刀客大喊。
 
    怀抱着武士刀一动不动的日本刀客的目光循声望过来。
 
    目光冰寒似刀。
 
    和他对望的人都有种感觉,仿佛猛地掉入冰窖,大部分人纷纷将目光转开,不敢与其对视,除了鼓足勇气的周大鹏和范大少以及虚眯着眼的陈运发以外。
 
    当然,还有冲着擂台上装逼装得挺足的日本刀客伸出一根中指的浪团座。
 
 第765章 捏得怀疑人生
 
    还在装逼中的日本刀客那个脸色。。。。。。
 
    怎么说呢!虽然没有多么明显的变化,但几乎人都能感觉到,那位的心情绝对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中国胖子嚣张的竖起的那根中指人怎么看怎么侮辱意味儿十足,哪怕在场的大部分人不明白那个含义。
 
    “刘先生,您这样做不符合规矩。。。。。。而且尼古拉斯凯撒可能不会让给你原本属于他的位置,那是个极为骄傲的俄国人。”散成山很精于世故,依旧还想再劝明显有些“冲动”的刘浪。
 
    他心里很明白,能让一个美国银行分行行长都如此郑重其事对待的一个人,尤其还是一个中国人,如果在他管的场子里出了事儿,那后果绝对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管事所能承受得了的。